• 造梦 - [昏暗生活]

    2009-10-15

    Tag:

    临下班的时候,一个大学同学找我说话。

    c:你签名?

    我:怎么了

    C:既宅又腐,前途未卜?

    我:大实话。

    C:你就不能找几个正常的男人交朋友啊?

    我:啊,难道你不是正常的男人吗?

    C:....黑格尔说blabla

    我:....笛卡尔说blabla

    其实他还是向我吐了一些苦水,有些事情隐藏的太深,不方便对这个那个说。原因是,“不被主流社会认可”。我固然不以为意,认为这是向社会妥协的表现,但要真换我身上,我也就算了。所以还是可以理解的,我最终劝他,赶快结婚,我等着吃喜糖。悲剧。

    晚上可能因为受到一些刺激,睡觉时做梦了,醒来记得很清晰,顿觉一片悲凉。梦里自己都还别扭,故作洒脱地走过去说:啊,XX你在这里啊,最近过的怎么样?

    不记得XX的反应了,只记得他还是一脸淡定,无所谓。记得他好像混的很好的样子。

    无数次幻想他来我的城市工作,但是幻想毕竟是幻想,他有好的发展,我自不会多说。

    我发现我这个人最喜欢做的事情是,面对我喜欢的人,把自己的感情掐死在摇篮里;面对喜欢我的人,把他们的感情掐死在摇篮里。

    哈哈,灭绝师太。